评论研究

“做人不能太CNN”,美国人教我们怎样办媒体;唯金牌论的UK Sports教我们怎样备战奥运;作为发达国家之一的加拿大,也不甘寂寞,这几天正在教我们怎样做好“公家人”。这课堂就设在《晓松奇谈》。 [全文]

如果将世界上悬而未决的著名案件进行简单的分类,白银案破案前,可以与“开膛手杰克”“十二宫杀手”“华城案”一起归为连环杀人悬案,而“南大碎尸案”则是单起,其破案难度可能更高。美国的著名悬案“黑色大丽花”杀人案就属于这一类孤案。 [全文]

日本民进党代理党代表莲舫,日前已正式宣布将参加9月举行的党代表选举。舆论认为,莲舫是民进党代表的最有力候补,而民进党是日本最大的在野党,如果莲舫挑战党代表选举成功,将来日本又发生政党轮替,莲舫就有可能成为日本的首相,日本可能出现华裔首相吗?日本人能够接受一位华裔首相吗? [全文]

王志浩

土耳其越境打击IS,让人不想歪都不行啊

王志浩 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硕士在读

土耳其近日越过土叙边境打击IS,时间点恰好与俄土关系修复、美副总统拜登到访契合,让人不想歪都不行。但要指望它与打击伊斯兰国的“国际联盟”重新组合,可能性不大。土美在库尔德问题上长期存在分歧。土耳其军队很可能赶走了IS,却把持着原先属于库尔德人的地区。 [全文]

“妹方”是一个文史意义上的地名。专指现浙江省金华市汤溪镇一带。此地古为越国西境山地,商汤后裔迁徙至此,千年以来一直保留着那时的口音和鸿运国际官网方式。张广天的小说《妹方》讲述了上古遗民“妹人”的鸿运国际官网方式和故事,像是开凿了一条通往万年古国的隧道,带领人们探寻人道与天道的关系,中国文化的意义,以及将来的可能性。 [全文]

内森·加德尔斯

面对破碎的世界,美国人争论什么才是现实

内森·加德尔斯 《世界邮报》主编,伯格鲁恩研究院高级顾问

美国大多数的总统选举,都会植根于一个公认的现实。而这一次,双方的争论在于现实本身是什么。媒体反映的是美国民众的世界观,可这些媒体并不是基于共同理解的事实而建立的客观平台。 [全文]

随着上世纪末的中国社会大变动,各地的基层联防体系奔溃,人员流动量增大,走访排查的效果大大降低;公安部指纹数据库并没有太多可以比对的样本;DNA比对技术还没成熟;监控道路的天网系统也没有出现。转机要等到…… [全文]

关注中国问题的圈子以外的人士,往往将这些相互冲突的结论归结为中国体制的不透明。事实上,中国问题分析人士手边可以利用的数据已经大为改善,而且还有其他信息渠道可供参考。他们继续各说各话的风险太大。 [全文]

我工作单位里有一名黑人雇员佩德罗,原本学历初中毕业,得益于卢拉和罗塞芙政府时期的社会福利项目,收入翻了几番还读上了夜校。他曾是罗塞夫的铁杆粉丝,但如今他也对罗塞芙的失望。我问他:“罗塞夫下台是你希望的吗?”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那么由谁来接手,特梅尔就会更好吗? ”他一脸茫然,表示不知道特梅尔是谁。 [全文]

施洋

一周军情:当东亚进入五代机时代

施洋 外交与军事观察者,独立评论员

本周,西太平洋地区距离装备五代机又近了一步。一方面日本方面订购的首架F-35A在美国进行了首飞,另一方面有消息称中国空军接收了第一批歼-20量产型战机。作为西太平洋上空最强大的两个空权国家,中日在战斗机领域的这一进展,无疑会让这一地区的形势发生相当的变化;同样让本地区安全形势发生复杂变化的,还有朝鲜进行的新一次潜射弹道导弹试验。朝鲜新发射的“北极星”潜射弹道导弹在设计上与之前又有了改变,而随着多次发射成功后,朝鲜的水下导弹的未来应用和发展,也逐渐从大家纯粹的脑洞,慢慢变成认真考虑的未来事件。 [全文]

钱乘旦

修昔底德说过“修昔底德陷阱”吗?

钱乘旦 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世界史研究院院长

伯罗奔尼撒战争之所以爆发,其根本原因是历史学家们所说的“雅典帝国主义”,即雅典试图控制整个希腊,为此不惜动用武力。但中国的大众媒体对这次战争是这么说的:“公元前5世纪,雅典的急剧崛起震惊了陆地霸主斯巴达。双方之间的威胁和反威胁引发竞争,长达30年的战争结束后,两国均遭毁灭。 [全文]

人口红利对中国经济不那么重要:中国的直接人口红利在30年间每年仅带来0.5%的额外人均GDP增长率,与9.1%的人均GDP增长率相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如果人口红利有限,老龄化的负面影响也不会太大。但是到了大众传媒,人口红利在过去的作用,以及老龄化可能对中国经济的负面影响都被数倍地夸大了。 [全文]

陈明忠

台湾最后一个政治死刑犯:我经历的“二二八”事件

陈明忠 台湾左统派代表人物,夏潮联合会荣誉会长

作为台湾“统左”的代表性人物,将近九十岁高龄的陈明忠,曾在“戒严”期间两度被捕入狱,是台湾最后一个政治死刑犯,一共坐了二十一年黑牢。他的一生,历经日本殖民统治、“二二八”事件、五十年代白色恐怖,和党外民主运动…… [全文]

说起中国承建的基础设施,西方媒体永远是一个调调:“中国制造”都是渣渣,质量和西方国家的“良心”建造没法比,便宜就是没好货云云。然而,世界银行的数据证明,“中国制造”的基建质量和“OECD(经合组织国家)制造”的基建质量其实不分伯仲。 [全文]

博大龙

澳大利亚的平衡术,值得美国学习

博大龙 普林斯顿大学伍德罗··威尔逊学者,电视节目制作人

中美又陷入新一轮政治博弈,而中澳却迎来史上最甜蜜时刻。她与中美都走得很近,但却从未丢失自己的身份。在文化上,澳大利亚更接近美国,但她能在价值多元、关系复杂的亚太地区如鱼得水。澳大利亚不认为她在亚太的地理位置和西方传统之间有任何冲突,而是在这矛盾之中看到了众多机遇。 [全文]

威廉·戴维斯

当“事实”被操纵,民主还能依靠什么

威廉·戴维斯 英国伦敦大学戈德史密斯学院政治经济学教授

每当民主似乎跑偏,当选民被人操纵或者政客躲避问题,我们都诉诸事实。但现如今专家和参与提供事实的机构激增,他们很多都待价而沽。如果你真想找到一位愿意为某个事实背书的专家,并且你有足够的金钱和政治影响力,大概就能找到。个人有越来越多的机会围绕自己的观点或偏见消费媒体,民粹主义领袖也乐于鼓励他们这样做。 [全文]

林毅夫

中国将成为世界发展的领头羊

林毅夫 经济学家,曾任世界银行副行长

几十年前,中国还是外国直接投资的主要目的地之一,而如今中国已经成为了重要的外国直接投资来源国。中国应当明确具体的发展目标,规划切实可行的、可供借鉴的发展路径。为发展中国家建立不具有约束力的、促进投资的框架协议。这一框架协议理应具有很强的包容性,平等对待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促进世界各国的经济增长。 [全文]

徐令予

反对高铁的逻辑,用到量子通信上?

徐令予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物理系研究员

有人认为在量子通信方面欧美都没有大的动作,凭什么中国走在前面,中国一定是错了。照这个逻辑,美国都没有高铁网,中国怎能建高铁?在如此严峻的国际态势下,而目前的公钥密码系统又危机四伏,国家只能从最坏处着想,全力以赴创建自己的全新的密码安全系统。认准方向坚定不移地发展自已的量子通信技术,这才是一个独立自主的大国应该有的抱负和责任。 [全文]

欧树军

破除网络乌托邦,才有能力制定规则

欧树军 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

谁能控制互联网架构及其演变,谁就有权力定义互联网上的信息和内容。即使是在网络空间里,政治信息和话语权仍由一小群精英和机构所创造和过滤,普通大众仍然严重分散,碎片化、微不足道。正是因此,网络空间需要走出“乌托邦”,要有特殊的法律规制约束。 [全文]

陈洋

中日韩外长会,对安倍意味着什么

陈洋 日本东洋大学社会学研究科博士生

对于中日韩外长会议,日媒极度关注,并将其与年内能否举行中日韩领导人会谈挂钩。该会谈今年由日本主办。如果因为安倍的历史观而停办,不仅有损他的政治信用,也将拉低其民意支持率。而如果成功举办,那么就意味着安倍政权实现了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韩国总统朴槿惠首次正式访日。将大举提升他的政治威望、巩固政权。 [全文]

每日电讯报

“没朋友”和抽烟一样有害健康

每日电讯报 创办于1855年,英国销量最高的报纸之一

哈佛大学的研究人员将一个人社交圈子中亲友人数不等的情况下纤维蛋白原的水平进行了比较。发现随着社交人数的减少,纤维蛋白原的水平会升高。社交圈只有5个人的人们,其纤维蛋白原的水平比社交圈子有25个人的人高20%。朋友少于10至12人则与吸烟的影响一样。而这种纤维蛋白原被认为…… [全文]

寒竹

新民粹主义正将西方推向衰落

寒竹 旅美学者、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中国力》

当前这波具有种族主义色彩的新民粹主义,冲击的不仅仅是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或政治制度,而是冲击了资本主义国家最根本的基础——民族国家。社会将长期处于贫富、种族、宗教、精英与大众的矛盾煎熬中。左与右、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的分歧已经不是当前西方政治的主轴,精英与大众的分歧和冲突日渐激烈,呈现撕裂状态。 [全文]

弗朗西斯·福山

民粹主义兴起,证明美式民主还不坏

弗朗西斯·福山 日裔美国政治学家,《历史的终结》

这次混乱吵闹的竞选表明,美国的民主在某些方面处在更良好的运行当中,超出了人们预期。美国的政治体制并不如很多人料想的那般僵化,那般受到有钱精英人士的掌控。既然精英人士已从自鸣得意的满足中幡然醒悟,于他们而言,对他们再也不能拒绝或者无视的那些问题设计出更可行的解决方案,也就是时候了。 [全文]

世界已经发生了改变,可是不少知识分子囿于自己的知识和观念结构,仍然固执地用过时的知识来解释变动的世界。中国的实践不断遭受过时观念、成见、知识范式的挑战和怀疑,这正是当前中国舆论界诸多荒唐现象的根源。这是典型的“以名害实”的现象,要解决它,需要从根子上重塑社会科学。 [全文]

瓦尔丹·巴格达萨里昂

俄罗斯兴奋剂风波,丑闻还是阴谋?

瓦尔丹·巴格达萨里昂 俄罗斯自然科学研究院院士,历史学教授

现代体育已经远远超出了运动竞技本身,而是国家政治实力的重要因素,同时也代表着整个民族的精神面貌,关乎整个国家的科学发展水平。因此兴奋剂分量也远远不是一个小药片那么重,它在国家竞争中甚至有着武器般的威力。此次针对俄罗斯的兴奋剂风波,无疑就是对俄罗斯的国家和体育形象一次打击。 [全文]

民主在四处被推销,如若民主会让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登堂入室,则就不是民主;防止核武器扩散是对伊朗和伊拉克的忽悠,但却不会针对以色列;人权对于中国是一个问题,沙特阿拉伯却能置身事外;侵略出产石油的科威特,当即成为共同的敌人,但侵略没有石油的波斯尼亚却可以逍遥法外。在实践中的双重标准,乃是原则成为普世标准后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全文]

徐令予

小心,别掉进汽车自动驾驶的陷阱

徐令予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物理系研究员

特拉斯汽车自动驾驶接连发生事故。今日汽车已经成为最大的公害。实际上车祸是第一杀手,远超枪支问题和恐怖案件,汽车也是环境污染的主要原因。发展多层次公共交通系统才是最好的出路,公交系统的自动化也要容易实现得多,花那么多时间和资源在私人汽车的自动驾驶技术上,可能最后还是为汽车石油资本利益集团做嫁衣裳。 [全文]

甘阳

中国大学教育应该“消灭水课”

甘阳 中山大学人文高等研究院院长,通识教育总监

大学里,所谓“水课”通常出现在非专业课里,一般来说,专业课是相对有保证的,尤其在清华北大这样的学校,我们的很多专业课,相对于世界名校来说也并不逊色。绝大多数的专业课,即使还没有达到比较理想的状态,但至少消灭水课是比较可能的。我们和世界名校最大的差距,可能就在非专业课,即所谓“通识教育”的课程上。 [全文]

陈经

中国人发展与蒙古并列,怎么回事

陈经 中科大风云学会研究员,《中国的官办经济》

前两天,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布了《2016中国人类发展报告》,以“人类发展指数”为依据,中国已成为“高人类发展水平国家”。仔细看,中国这个第90名和蒙古、斐济并列。斯里兰卡排第73名,还有约旦、阿尔及利亚都比中国高。搞了30多年,还不如一堆不怎么样的发展中国? [全文]

毛克疾

从海参崴转机去库页岛,遇上一飞机中国人

毛克疾 中科大风云学会研究员,南亚观察者

从海参崴转机飞往萨哈林岛,这次飞行,大部分同机的旅客是中国人。有来自四川的石油工程师;有来自山东的菜农;来自广东深圳的通讯专家;还有来自浙江义乌的商贩……当年,新中国工业体系的基础是苏联援建的156个项目和大批援华工程师。如今,中国工程师、农民、商人补全了俄罗斯远东地区不甚完整的经济拼图。 [全文]

张军

多个省份 高成本已拖了增长后腿

张军 复旦经济学院院长,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与其说中国经济处于减速期,不如说处于换挡期。中国服务业的增长几乎弥补了出口导向型制造业产量下降给中国经济造成的减速效应。但日韩经验告诉我们,经济结构转型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当下中国必须注意避免掉入结构性陷阱,导致转型成本与转型收益相抵消。在一些中国省份,此类高昂的成本已经给整体增长拖了后腿,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全文]

近日,法国华侨遇袭身亡事件引发强烈反响。分析在法华人圈,经济利益只在小圈子内流动;习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擅长用法律手段保护自己的利益。加上华商经营存在不够透明的行为,遇事往往不敢申报或激烈抗争。长此以往,华人便给人留下“逆来顺受”的印象,不法分子们甚至视华人为“移动的钱包”,“逮一个是一个”。 [全文]

马丁·雅克

民粹主义正在挑战新自由主义霸权

马丁·雅克 英国剑桥大学政治和国际研究系教授

新自由主义时代最灾难性的特征是不平等的急剧恶化。这个问题驱动着当前席卷西方的政治不满。现实给这套思想体系制造了麻烦,美英都有大批人群开始反抗自己的命运。民粹主义是一场反对现状的运动。它代表某种新事物的开始,尽管通常说来它反对什么比支持什么要明确得多。它可能是进步的,也可能是反动的,更多是二者兼具。 [全文]

尼尔·弗格森
尼尔·弗格森 哈佛大学历史学教授,《大退化》

有人说,多数美国人鸿运国际官网在“失忆合众国”(“the United States of Amnesia”),但很少人承认的是,美国许多决策者也是如此。2003年,小布什选择推翻萨达姆·侯赛因时,完全理解逊尼派穆斯林与什叶派穆斯林的区别;奥巴马全然无视在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的历史渊源。如果现在存在一个历史顾问委员会…… [全文]

有那么一些西方人和非洲人,只要谈起中国在非的基建工程,一定要义愤填膺地问一句:中国在外搞基建,为什么非要带自己的员工去?就是不肯雇佣当地人?中国要对当地的高失业率负责!新媒体平台中非项目(The China Africa Project)的创始人Eric Olander回答了这个问题。尽管他的回答客观公正,仍然有一些“热心群众”“义愤难平”。 [全文]

朱云汉

欧洲的梦魇才刚开始

朱云汉 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

英国脱欧意谓着过去三十多年全球化的进行方向与游戏规则都将被迫修正。欧洲要担心的还不仅仅是欧盟可能解体的梦魇。原住人口不断老化与萎缩,而穆斯林裔人口数却快速成长,带来层出不穷的欧洲世俗化文明与伊斯兰文明之融合难题。 [全文]

访谈论坛
历史深度

• 最热新闻 •

• 最热评论 •

A. 阿尔瓦罗·巴尔加斯·略萨 爱德华·卢斯 阿南德·吉里哈拉达斯 奥缪无穷 彼得·维蒂希 中国搜索 茂哥 蒋晖 鞠建东 李冰 诺姆·薛贝 帕特里夏·科恩 邱志杰 森德希尔·穆莱纳桑 邵育群 申毅 万钊 温斯戴·马丁 肖金成 赵冉 赵卫涛 朱宁 B. 博大龙 包道格 保罗·克鲁格曼 贝淡宁 北美崔哥 贝诺•彭泽 边芹 布鲁斯·费恩 C. 蔡昉 曹杰 曹锦清 陈柏峰 程亚文 陈经 陈静抒 陈可恩 陈力简 陈沫 陈平 陈思和 陈新 陈禹 陈雨露 陈昕 克里斯多夫·库塔纳 从薇薇 崔之元 D. 大风哥 戴维·格林伯格 戴逸司 邓铂鋆 德斯蒙 丁冬汉 丁耘 杜建国 窦农 F. 法哈德·曼玖 房宁 方绍伟 方兴东 法里德·扎卡利亚 冯绍雷 冯维江 冯象 弗朗西斯·福山 傅莹 G. 甘阳 高柏 高铁见闻 高原 杰拉尔德·莱昂斯 管清友 关哲 关仲 桂华 顾炜 H. 寒竹 韩毓海 何处击 何帆 贺雪峰 何亚非 洪希伯 洪秀柱 胡鞍钢 黄纪苏 黄奇帆 黄益平 黄有光 黄宗智 胡佛 霍思德 胡舒立 J. 贾晋京 江南 简练 吉迪恩·拉赫曼 金灿荣 京虎子 经济学人 久华 乔什·霍维兹 K. 柯成兴 卡丽·霍洛威 瓦曼·卡马特 肯尼思·沃尔兹 L. 冷哲 连晨超 李稻葵 李零 李玲 李林 林凌 林默 林小明Vash 林毅夫 李世默 李汀 刘纪鹏 刘堃 刘锐 刘小枫 刘学伟 刘仰 刘元海 李小丢 龙科多 路易斯·艾伯 鲁宁 罗岗 罗思义 骆仪 吕德文 吕正惠 M. 马丁·雅克 毛尖 毛克疾 马平 玛雅 梅德韦杰夫 梅新育 迈克尔·本田 N. 纽约时报 O. Observer OmenaK 欧树军 P. 潘金娥 潘妮妮 潘维 潘英丽 裴敏欣 弗拉基米尔·普京 Q. 强世功 乔虹 邱士杰 人民日报客户端 R. 荣智慧 阮炜 S. 石井菜穂子 沈丁立 盛世良 沈河西 申进科 沈逸 石豪 施洋 时殷弘 ·里克特 斯蒂格利茨 宋鲁郑 ·考特金 苏菲 苏力 孙涤 孙佳山 孙兴杰 孙皓晖 苏庆义 T. 汤敏 汤绍成 唐绪回 天才小熊猫 田雷 铁流 童世骏 托马斯·弗里德曼 图说祖 W. 王韬 外滩画报 王正绪 王丁楠 王东宾 王飞 王建 王翎芳 王睿 王绍光 王文 王一鸣 王义桅 王卓祺 汪晖 魏峰 威廉姆·奥尔霍特 温铁军 文扬 吴嬛嬛 吴蒙蒙 吴小平 吴莼思 X. 仙妮亚·库娜拉齐 夏笳 侠客岛 肖郎平 萧武 小熊爸爸 萧洋 夏蕊蕊 谢小庆 西格 席亚洲 徐开彬 许利平 许森 Y. 杨健 杨锐 严弘 一娴 一周微博观察 游天龙 有言如玉 袁岚峰 原泉 袁晓彬 于滨 约瑟夫·奈 岳峙 余亮 于时语 Z. 张斌 张春 张方远 张捷 张军 张力 张立群 张庭宾 张维为 张文木 张五常 张晓波 张旭东 张颖 张云泉 张哲馨 张仲麟 占豪 赵鼎新 赵干城 赵宏伟 赵耀彤 赵亚赟 正经君 郑若麟 郑振清 支振锋 钟晓雯 钟雪萍 周其仁 周顺子 周苏燕 周永明 朱新伟 朱学勤 朱云汉 岑少宇 昝涛
 页面加载中,请稍候……
×